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从无到有,我就这样跳进了新闻业

悦看 作者:游萦 1746浏览

1

三年多前,我拖着好几箱书和衣服,坐了近三十个小时的火车,从长江北岸的一座小城来到了北国大砍都哈尔滨,然后坐上出租车开往郊区。

车越开,越觉得走错地方了。景色一点点破败下去,车轮划过一个个烂水坑,等车最后停下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大学。

同行而来的奶奶更崩溃。她双眼居然噙了泪花,说,你就要在这种地方待四年?

呵呵呵呵,这只是大一校区,据说主校区好得多,奶奶你不要太激动,四年很快的。

奶奶又说,要不,你复读吧?

我没有复读,也没有在学校待四年。

如果高中不好好学习就会进入野鸡大学,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野鸡大学对你的未来的影响有多大呢?毕业求职时,你的简历多半会被丢进垃圾堆,现实社会的游戏规则如此,而你在一开始就输了一半。

2

大一刚开始,我就决定要从这个地方逃出去。我英语不错,很快加入了字幕组,在稿费低到发指、水平不堪入目的翻译公司做兼职。大二,拿到了第一份书籍翻译合同,当时手里仅有一张四级证书而已。

书籍翻译合同是怎么拿到的呢?在豆瓣和译言这样的网站上,常常会有引进图书的译者招募,一般由编辑编辑贴上书的第一章,然后感兴趣的人可以发去自己的译稿。海选下来后,译稿质量最佳者获得合同。

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我此前投过无数封译稿,所有都石沉大海,唯独有一封得到了回复,随之而来的就是国内某知名出版社的合同。稿酬只是白菜价,而且拖了大半年才出版。不过半年后,有了这本书做底子,我拿到了第二份图书翻译合同(书最近终于出版了)。

手头有了印有自己名字的出版物,自然就有了一点谈判的资本。我决定把英文优势发挥得更充分一些,就参加了一项全国性英文竞赛,拿了省冠军。虽然现在看上去这个奖不算什么,但对一个双手空空的人来说,好歹又多了块遮羞布。

3

然后我就开始谋划自己的实习了。我当时心里打的算盘是,如果有还可以的实习经历,找工作会相对容易些。

我首先进行了一下自我评估。硬伤是学校很野鸡,专业很边缘,刚刚大二,过往实习经历为零;亮点是四六级成绩不错(600+),出版过一本译作,拿过一个奖,必要时,字幕组也可以拿出来充数(实际上没多大帮助)。

分析下来,我认为自己适合媒体和文书类工作,以及比较看重英语能力的工作。于是自认为有的放矢地给大概一万家出版社,报社,网站,包括NGO,投了简历,然后天天望眼欲穿地刷新邮箱。

99%没有回音,只有三家愿意收留,分别是某法制类报纸(微博私信勾搭主编,获口头允诺),某门户文化版(经一个书商推荐,算是走后门,如果网投,估计也是石沉大海的命),以及某家不知名网站(接到面试电话后百度才发现是五毛网站,而且还是不知名五毛网)。另外,上至高大上的世界组织,下至社区活动室,NGO圈集体无视了我。

我想说的是,幸好我自知是野鸡出身,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抗打击能力,因此才没有在被频频发卡和灭灯后自暴自弃。当被发卡成了一种习惯,脸皮厚了,反而释然了。

就在这个空档,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之后两年生活轨迹的事情。

4

大三那年,大砍都哈尔滨发生了大桥垮塌事件,某美国媒体驻华机构闻讯前来报道,我成了受访者之一,因为可以直接用英语回答,省去了翻译这一关。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中秘”这个角色。“中秘”,即外媒的中国雇员,其他称呼还有新闻助理、研究员、制片人、助理制片等。我意识到这是个很适合我的机会,于是照着名片上驻华记者的邮箱发了很多骚扰邮件,各种求实习。

该媒体的驻华机构非常之小,也不需要实习生。但不知是出于热心,还是想帮记者分忧,让我不再邮件轰炸,那位中秘最后告知会帮我留意外媒的实习职位。不久我便得知欧洲某小电视台有个实习制片的空缺,并于对方取得了联系。通过Skype面试后,不到24小时,那边就发来了offer。

我拖着箱子杀到了北京。事实证明,能拿到这个位置,实在是因为该电视台预算非常有限,很难招到圈内人。我的头衔虽然是实习,但进去后就开始负责全职制片的工作,也算是硬着头皮边做边学。

这跟一般中国媒体实习的模式,即一个资深记者以“师傅”的身份带一个实习生完全不同。我没有带路人,干全职的活,领实习生的惨淡工资,饱受压榨。唯一的好处是,不用做那些边边角角打下手的工作,从一开始就摸着石头过河,尝试一个又一个case。

进入中秘圈,搭建一定的人脉后,路子就多得多了。4个月过去,我觉得基本的职业培训和锻炼已经足够,能胜任一个中秘的工作了,没有理由再忍受离谱的工资。我从小电视台离职。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我零碎地接了一些兼职性的研究工作,在一个月内挣了5倍于实习期的薪水。

再然后,经历几场面试后,我得到了某国际通讯社的短期实习职位。这一次是正职,当时我刚刚结束大三。

在这半年时间里,我确认自己的判断是对的。我的优势是英语水平和即学即用的能力,劣势是学校背景。而外媒在招人的时候,通常是记者直接面试中秘,老外对中国的学校情况往往没有多大了解,除了清北人大北外中传等名校,所有学校在他们眼里都差不多,没有优劣之分。他们更重视经验和个人能力,虽然我经验不算丰富,但好在不怯场,能做出一副“我搞得定”的姿态,所以在外媒圈,我的简历很少被灭灯,大部分情况下都能进入面试这一关。

5

某国际通讯社的名头写在简历上非常增色。两个月后的实习期结束后,我跳槽到某欧洲报纸,薪水和工作量都比较让人满意,在一般应届毕业生的档次里都算是比较高的,与野鸡大学毕业生相比更是不错。最重要的是,在毕业前半年就找到一份正式工作,而这离我刚踏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实习还不到一年。

可能有人会疑惑,我是怎么做到在校期间三头六臂般地在另一个城市工作的。说实话,我没有分身术,只是明智地做出了取舍。我的专业是历史,而且是被调剂到这个专业的,我没有毕业在此领域发展的打算,于是就跟学校达成了协议:平时不去上课,只在期末回去参加考试,代价是平时分大打折扣,GPA不可能高。但是几番掂量后,我觉得这个投入和回报比,还是可以接受的。

《冰与火之歌》里的小恶魔对雪诺说过这么一句话,大意就是无论你是谁,都要认清和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背景闯荡下去。我首先自定义为“野鸡学校出身”,这不全是劣势。比如说,你能够更接地气地去和受访人交谈,再比如,你把被拒绝当成家常便饭,自然就能忍受采访对象无故挂断电话和冷眼相待,最重要的是,你最终会明白,被B档次的机构拒绝,不代表A档次的就不会理你,你只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因为学校背景不够好,我的简历放在国内媒体,可能连二线城市报纸招聘的简历关都过不了,但只要地方对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再者就是明确自己的强项,并把它变得更强,一项非常强的技能就足够给你一口饭吃,不论它到底是什么。拿语言能力来说,很多人都认为“会英语的那么多,这已经不稀奇了”。的确如此,但真实情况是,能游刃有余使用英语的人并没有那么多,在此基础上再熟练掌握另一种语言(不是大学二外的水平,是真正“会”另一种语言)的人就更少。

最后就是“人脉”这个永恒不变的话题。做新闻,没有人脉几乎寸步难行,但“人脉”的搭建并不应该就此变得功利化,步步为营、苦心经营未必就有效果。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你能给别人带来帮助,别人自然会给你帮助;你自己的价值有多少,能带给别人多少,之后再来谈怎么“运用”人脉。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单向的人脉,但凡是有用的人脉,都是在互利互惠的前提下发挥作用的。

我是一路被灭灯被发卡走过来的,分享自己的故事,为的是让你相信,只要找对路子,你同样可以做到。如果路走不过去,那么就去爬、去游、去跳,总有一种办法,能把你带到想去的地方。

12727156236715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