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我愿意相信你

悦看 作者:烟波人长安 11360浏览



大麦和果子吵架,深更半夜喊我去调解。
果子是大麦老婆。两口子三个月大吵一回,每回都拉着我旁听,吵架理由五花八门,我已经见怪不怪。自从大麦答应来回打车钱报销之后,我就更不介意了。
何况果子做饭巨好吃,晚上没吃饱,正好去蹭一顿夜宵。
车上,大麦发给我一条短信,让我熟悉矛盾背景。
特别简单,果子发现大麦近期经常在微信上和人聊天,那人是个女的。
车到地方。我昂首挺胸走进他们家门。果子正坐在沙发上哭,看见我,扭头向一边,一声不吭。
我说,那什么,果子你误会了。
果子扬首大喊,误会个屁!天天和小姑娘在微信聊到半夜两点,怕我看见就趁我睡着了躲被窝里偷偷聊。一天和我还说不了几句话,说自己累,怎么那会儿又不累了?你精神分裂啊!
大麦坐在茶几另一头,一声不吭。
我说什么小姑娘,那是个男的。
果子更加愤怒,放屁!男的叫眉眉?
我说眉眉就是个男的。
果子说你滚。
真的,我解释,我们死党,这不是去年出国了么,时差呀,咱们晚上两点人家那边才刚吃午饭。
妈的,都不知道是谁和谁吵架了。
果子愣了愣,继续愤怒,你再骗我!男的有叫眉眉的吗?
昵称呗……我说,这年头什么昵称没有啊。
你的昵称肯定很正常!果子说,接着就质问我,你的昵称是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俏、俏佳人。我低声说。
果子噗嗤一声笑了。笑过觉得气氛不对。你手机拿出来,她说。
我拿出去,随手把微信打开。
俏佳人,性别女,头像是张搔首弄姿的比基尼模特。
果子死死攥着手机。你有病啊?她说。
你有药……不是,这就是图个乐子。一过晚上十点几十个大老爷们拼命和你搭讪,变着法儿地勾引你,我说,半年就能记熟北京所有酒吧的名字。下回你可以试试。
大麦开口了,这是我老婆。
果子瞪他一眼,你闭嘴。
这就算是和好了。比我预想的还快。果子擦擦眼泪,咕哝着说饿了,去厨房准备夜宵。我心满意足地往沙发上一躺,闻着满屋子久违的肉香,差点哭出来。
大麦看看我,你把微信名换了?
我点头。大麦啊,车费报销一下。
大麦掏钱包,扔给我车钱。我们俩都不说话。
谁先找的谁?我问。
大麦一愣,说,她先找的我。
我嗯了一声,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大麦才又开口说,我是不是不该回应她?
我刚要跳起来大骂他善恶不分不知道好好珍惜身边人吃得哪门子回头烂草,抬头一看油焖大虾已经端了出来。立刻坐定,吃饭。
果子啊,虾吃腻了,下次换排骨吧。我一边吃一边说。
果子不说话,忙着给大麦夹菜。大麦抬头勉强冲她笑笑,笑得那叫一个难看,从额头到下巴,满脸都写着心不在焉。
懒得和他多说什么,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扶着墙出门,打车,刚坐下,一条微信发过来。
——哎美女我怎么不记得加过你啊,一个人在别墅无聊,喝酒去呗。XX酒吧。我开车接你?
看头像,傻逼大宽。
我随手回——好啊人家正觉得无聊呢,我在天通苑,就等你半个小时哦~
顺带说,大宽住南四环。租的房子。
发完我直接关机,靠在座位上消化食物。脑子里还是大麦那句“我是不是不该回应她”。
回应个屁。

嗯,眉眉是女的。
两年前,她是大麦的女朋友。



大麦和眉眉在一次会议上认识。眉眉公司是大麦的客户,据说那天大麦坐在会议室里,看着眉眉踩着高跟鞋施施然走进来,眼神立刻就直了,之后一个小时就没挪开过视线。
过一星期,大麦把眉眉追到手。那会儿他在北京的朋友只有三四个人,他把照片放出来给我们看。我们对照片上大麦傻逼呵呵的笑脸毫无兴趣,只是觉得,眉眉胸很大。
大麦宣称自己找到了真爱,谈婚论嫁的那种。
我们表示不信。狗屁真爱!你只是找到了真胸吧?!
大麦完全不在乎我们的冷嘲热讽,打算和眉眉求婚,发消息让我们帮忙,说要“铺张大气”一些。我和大宽激动地大呼小叫。我们都见过不相干的人在饭店、在花园、在公司楼下求婚,亲身经历还是头一回。
这感觉。大宽兴高采烈地说。就和亲生儿子出嫁一样。

大麦的求婚并没成功。计划求婚的前一天,眉眉忽然不辞而别,工作也不要了,只给大麦微信留了条信息:大麦,我去追寻自由啦,你保重,我也保重。
大麦整个人傻掉。电话打过去,眉眉已经在机场候机楼。
你要去哪儿?大麦惊慌失措。
我要出去旅游,一个人。眉眉说。
我不能去?大麦说。我有钱,我还可以在路上照顾你。
眉眉咯咯直笑。你不懂,真的。
我累了。眉眉说。我想呼吸新鲜的空气,喝清凉的水,看看不一样的世界。
我再也不想穿高跟鞋。眉眉又说,我要用一双远足鞋,丈量每一处陌生的土地。
操,这是个诗人啊。大宽听说后,如此评价。
大麦扔了电话,追到机场,只来得及看到眉眉一身长裙,拖着小箱子,踏上南下的航班。
她会回来的。我们只能安慰大麦。
好吧,怎么说呢,一个月后,我们终于在微博上看到了眉眉的“自由”。十几张照片,每张都是她靠在一个相同的男人怀里,笑成了花,背景一会儿是埃菲尔铁塔,一会儿是大本钟,一会儿是大片的薰衣草。文字内容就一句话:周游世界ing,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们呢?
我们一声不吭,都想骂娘。

大麦和我们出去夜宵,一瓶一瓶地喝酒,然后是哭,哭到最后声音嘶哑,站不起来,就蹲在地上哭。
我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其实这件事很好解释,也无关对错。眉眉要的,大麦给不了。她这一趟周游世界的钱,保守估计,大麦需要不吃不喝赚二十年。
回去的路上,大麦扶着我肩膀,吐着酒气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蛋。你那算个狗屁爱情。我在心里说。



当然,后来大麦又相信爱情了,因为他遇见了果子。
果子是我们朋友的朋友。一次聚会,有女孩带她来。一帮人都喝多了,大麦还摔了杯子。第二天大麦忽然神神秘秘地来找我,问我知不知道聚会上那个扎马尾的妹子是谁。
你要干嘛?我反问。
大麦挠挠头。昨天我摔杯子,那个女孩很细心地把碎片都收拾走了,说怕我踩到。他说。还问我,有没有划到手。
她笑起来很好看。大麦又说。

一个月后,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聚会,我们都说,果子用一个玻璃杯找到了一个男人。
嗯,大麦和果子走到了一起。
他们一起拍搞怪的照片。他们一起去日本旅游。他们一起在大冬天吃冰激凌,冻成傻逼。
果子不是那种惊艳的漂亮,但人很温柔,不像眉眉,带着一种拒人千里的气场。
而且,做饭很好吃。这一点瞬间让我和大宽倒戈。
和大虾相比,大胸算个屁。
大麦又宣称他找到了真爱。
这次我表示相信。
为什么?大麦甚至准备好了听我们拿他开涮。
因为你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我说。

一年后,大麦和果子结婚。大麦穷,收入还没有果子多,但他向果子求婚,果子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我们问为什么,果子不肯说。
他们用两家的积蓄付首付买房子,一起还贷款,虽然经常吵架,但感情一直很好。
直到眉眉回国。
大麦瞒着果子和眉眉聊了好几天,被果子发现之后,转战到公司,白天聊。具体聊了什么,一句也不告诉我。
我用上灌酒的所有招数,终于零零星星套出一些话。
周游世界回来,那个男的就甩了眉眉。眉眉火速认识了另一个男人,原本以为对方会带她出国定居,结果出国前,对方忽然和前妻复婚,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北京。
眉眉哭着给大麦语音,说想起了大麦的好。
眉眉说她一直没忘记大麦。
眉眉说,大麦,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我叫大麦出来吃饭,劝他把眉眉拉黑。
我就和她聊聊天。大麦解释。她失恋了,很痛苦。
当初她甩你的时候呢?忘了?我提醒大麦。
那都是过去的事儿。大麦说。
过不过去我管不着。我说。你有家庭了,要好好珍惜果子。
我没说不珍惜果子啊!大麦和我瞪眼。
妈蛋,你逻辑给狗吃了?
你已经骗过果子一回了。我又提醒他。
她不知道。大麦说。而且我也不会骗果子第二次。
你放心,我不会和眉眉怎么着的。大麦想了想,说。我也不可能和她重新开始。我就是觉得她很可怜,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我自己能解决这件事儿。
我点点头,稍稍松口气。
大麦紧接着一句话,又把我吓尿了。
她叫我过几天去她家,想和我好好说说话,我答应了。大麦说。

这次,我无论如何劝不住大麦。
大麦相信,他只是去和眉眉见见面叙叙旧、什么都不会发生;大麦相信,他是正人君子;大麦相信,他对果子的爱高过一切、不想让果子为这种事烦心;大麦相信,他自己可以悄悄处理好一切。
最后我放弃了和他沟通。
大麦结账走人,把我一个人留在桌子边。
我犹豫着要不要给果子打个电话,想了又想,还是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也许我应该相信大麦一次。我想。
然后我发现我错了。
因为仅仅过了一周,我接到一个消息。
大麦两天两夜没有回家。



我马不停蹄赶到大麦家。果子自己在家,看见是我,一声不吭,自己转身进屋。
我站在门口,犹豫着不敢进。
怎么了?果子问我。进来坐呀。
我怕她下一秒拿菜刀砍我,赶紧先说,果子,上次那事儿——
果子摇头。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眉眉把大麦叫走的?果子问。
你怎么知道?我差点脱口而出,随即紧紧闭上嘴。
大麦啊,我们都是傻逼。我在心里说。
细心如果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也许她一开始就知道,只是假装没有察觉。从头到尾,都是我和大麦自欺欺人而已。
陆续有人敲门,有果子的朋友,有大麦的朋友。大宽最后一个到,满脸喜气洋洋。
果子啊,做好吃的了?他张口就问。
一屋子人瞪着他。

大家都隐隐约约猜到了事实。大麦曾经被眉眉无情甩掉的事之前早就传遍了这个圈子。何况已经有好事的人帮果子查到了大麦的通话记录,最后一次通话是打给眉眉。
几乎每个人都认定,大麦这是重拾旧情、干柴烈火去了。
大家脸上都是义愤。
果子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不说话。
大宽还是乐呵呵的,一副欠揍的样子。
闹离婚啊,这种事儿怎么能少了我?他偷偷和我说。
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下厨给果子做了点儿吃的,说吃完才有体力抓小三。我尝了一口,去厕所吐了一个小时。
有人劝果子当机立断,赶紧和大麦离婚,让他净身出户。
大宽将那人打出门。你大爷的净身出户!大宽喊。
屋子里闹哄哄的。一堆嘈杂声中,果子突然说了一句话。
大麦不会去的。果子说。
死寂。我能听见大家心里都在吐槽:大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骗自己?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嫁给大麦吗?果子问。
我们齐刷刷摇头。
他和我求婚前几天,我帮他打扫屋子,不小心摔坏了他的一套音箱。果子说。大麦回来就问了一句,有没有砸到我,还说音箱可以再买,反正他早就不喜欢那套音箱了。后来我知道,那套音箱值五千块钱。
那天我忽然觉得,我可以和他过一辈子。果子又说。
果子一字一句地说下去。我们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他没有很多钱,不是很帅,还不会说话,但我爱他。现在他还是没有很多钱,袜子从来不自己洗,老是和我吵架,但我还是爱他。我愿意相信他。你们都说平淡打败爱情。其实打败爱情的不是平淡,是互不信任。
我相信他。果子重复。就算他在这件事上骗过我,我都相信他。
我们全都站在原地,哑口无言。
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大宽呆呆地说。
一阵震动声打破了僵局。果子的手机响了。
果子接起来。对面似乎不是大麦。果子说了个“我是”,就再不说话。一开始她还满脸平静,刚听了两句面色就凝重起来,不住地“嗯”、“嗯”。我们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挂了电话,果子用难以置信的表情挨个看着我们。
大麦住院了。她说。
一片沉默,然后大宽一声惊呼:
“我操,精尽人亡?!”

据说那天,整个小区都听到了大宽的惨叫。



我们又马不停蹄赶到医院。大麦躺在病床上,一只胳膊打了石膏,满头满脸都是绷带,包得和粽子一样,把所有人都看傻了:这哪儿是偷情,这TM是用生命出轨啊。
你是大麦吧?果子愣愣地问。
大麦苦笑一下算是回答。果子走到病床前,好像还不相信是真的,摸了摸大麦胳膊上的石膏。
果子,我没去。大麦勉强张开嘴,从唇缝里说。
嗯?果子没听明白。
我没去。大麦重复。我没去找她。
果子哗一下眼泪流了出来。
真的,我没去。大麦又说。我本来……是打算去和她说明白,后来觉得……这样不对,就掉头……往回开……
果子一个劲儿地哭,说不出话来。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后来我们从医生那儿得知了大概。
大麦确实没去。他开到半路,掉头,买一束花放在副驾驶座上,打算回家和果子承认错误。开到离他们家两条街的地方,从对面车道冲过来一辆车。
司机酒驾,为了躲避一辆电动车拐进了来向的车道,一头撞在大麦车子侧面。120赶到现场的时候,大麦的车已经躺在了路边,整个翻了过来。大麦卡在驾驶座里,一动不能动。那束花被甩出车厢,沾着血,落在一地碎玻璃上。
我们听着,没有人说话。
万幸的是,大麦保住了一条命,只是左前臂骨折,能好。而且,不会留下后遗症。
我们背后,大麦还在试图向果子解释。从认识你以后,我的脑子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大麦说。
我不该骗你。大麦又说。我只是觉得……自己能解决这件事……
解决你大爷。你差点儿没了命好吗?
果子泣不成声,一遍遍地说:我知道,我知道。
同来的一个女孩也开始哭,越哭声音越响。乱糟糟中,我居然听到隔壁病床上一个女的对自己老公说,看见了?你要是敢出轨,就是这个下场。

趁大麦和果子互相示爱,我们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这件事怎么办。我们迅速达成了共识。有人负责去买吃的,有人负责联系帮大麦转更好的医院,有人负责索赔,同时大家心照不宣地把伺候大麦拉屎撒尿的光荣任务留给了大宽。
大宽什么都没听见。他正站在旁边病床前头,跟医生咨询。大夫啊,你看我脸上这伤,要不要包扎一下?
医生仔细看看他的伤口。不用,给你上点儿药吧。你这是让什么给挖的,这么狠?
大宽傻呵呵地笑。果子手藏在口袋里,不说话。我们也不说话。
果子,我真的没去找她。大麦声音嘶哑,又对果子说。
果子不哭了。她脸上还挂着泪,但笑得很温暖。我相信你。她说。



一周后,大麦出院。又过两周,拆石膏。一个月后,为了证明自己好了,跃跃欲试要把果子抱起来,结果用力过猛,骨裂。
折腾了快半年,大麦才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那段时间果子请了长假,鞍前马后照料,两个人都瘦了一圈。大宽的任务只坚持做了两天,说他姐姐的老公的姨夫的女儿的朋友暴毙,参加葬礼,从此三个月不见人影。

我们组个饭局,庆祝大麦大难不死。火锅的蒸汽里,果子笑得仍旧温暖,忙着给大麦涮肉吃。大麦傻乐,把肉偷偷放回果子碗里。
大宽准时出现,嚷嚷着要果子赔医药费。
破相啊!他指着自己脸说。没人理他。
大宽很沮丧,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嘟嘟囔囔,说最近太倒霉了。上回微信约一个天通苑的妹子,说好了出来喝酒,车开到楼下,再无回音,害他在楼下喊了她一个小时。又不知道名字,只能喊昵称。
我一惊,差点把鱼丸掉地上。你喊了一个小时俏佳人?我问。
大宽转头看看我。你怎么知道我喊的俏佳人?
啊,嗨,听见的。我说,拿筷子的手都抖了。你嗓门那么大,小区谁听不见?
大宽哦了一声,两秒后迅速反应过来。放屁!你他妈住酒仙桥!骗谁呢?
他跳起来,满饭店追着我打。我扔了筷子夺门而出。大宽紧跟在后面。
跑出饭店,看看到没人的地方,我们俩停下,击掌。
大宽得意地笑,这次又不用付钱了哈哈哈哈!
不光不用付钱。我说。大宽啊,火锅没吃饱吧?想不想吃油焖大虾?
大宽和我对视一眼。我们火速掏出手机,我先改了微信名,然后玩儿命地在网上找美女图。
找着找着,手停下来。
几乎是同时,大宽也停了下来,退出程序,锁屏。
算了。我说。
嗯,算了。大宽笑笑,也说。

12897101618162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