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醉酒和离别

悦看 作者:Katherine 1757浏览

一.

某个冬天回去,和Q小姐,Z先生,以及Y姑娘一起喝酒。

我们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对于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来说,彼此就是血缘相通的兄弟姐妹。

那个冬天对于大家来说都很重要,Q小姐去美国,Y姑娘选择日本,我在新加坡,而Z先生要去离家数千公里的地方念研究生。

其实都明白从今以后再聚一次是多么难的事情,所以谁都没有煞风景地提,只是推杯换盏的频率稍微高了些。吃完饭大家谁也不愿走,有人就说,去旁边的儿童公园坐坐吧。

半路上Z先生买了一打啤酒,我们一帮人像傻逼一样坐在儿童公园里的低矮花台上,在南方又潮湿又阴冷的冬天里,喝一口冰啤酒打几个寒战。小时候坐过的咖啡杯碰碰车都还在公园里,看不见锈迹,就那么色彩鲜艳地伫立在黑夜里。就像我们要奋不顾身投靠的未来一样,看起来那么美。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想去看看。”Q小姐叹气。

“我可能八月就settle好了,要是来关西一定找我。”Y姑娘接着话茬。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Z先生突然在身后深深叹了口气,“去他妈的远大前程。”

后来我偶尔见到他们各种SNS上的更新,每个人都疲惫的笑着,我不知道那算是好还是不好。

但我们再没有聚会过。

二.

曾经谈过一次非常绝望而漫长的异地恋,之间隔着家人的反对,二十小时飞机的路程,以及浩瀚的整个太平洋。

那年夏天见面时去了拉斯维加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疯狂不夜城。

在那种地方,你总会想做些疯狂的事。

于是我们喝了几瓶龙舌兰,一些啤酒,几个在路边买的shot。

两个人走路都不太直,互相搀扶着在凌晨的路上跌跌撞撞。

也不知道谁说,去找个教堂结婚吧。

我们就真的去找了个教堂,乘电梯上去的时候电梯里的美国人问我们,去结婚么?

他握紧了我的手,说,是啊。

时间赶得不太好,教堂关了门,是,拉斯维加斯的教堂也居然有工作时间。

在教堂门口他单膝跪下,用一张一百美刀给我叠了个戒指。

他说,抱歉今天太匆忙,没有时间买戒指只能用这个代替,你愿意嫁给我么?

那天我一定是喝得太多了,因为我很久之后都记得他那时候的眼神,既坚定又纯粹。

Yes, absolutely yes。

后来我们没有能够在一起。

所以我也再没机会告诉他那天我没喝多,但我那么害怕承认,那时候我们都是清醒的。

三.

我妈妈是个又漂亮又独立的女强人。

像所有女强人一样,她有无数的应酬和酒会。

但无论她多晚,喝了多少酒回家,她都一定记得到我床边来看看睡着的我。

她不知道的事是,其实每个晚上我都不会那么早睡着,因为我总想等着那个熟悉的掺杂着浓烈香水和重重酒气的味道出现在我床边。

就像我的摇篮曲。

后来她永远离开了我,而我也终于长到了用香水以及喝烈酒的年龄。某天在朋友的party上喝到断片,回来抱着外套就睡着了。半夜梦见她像从前在我床前坐着,微微笑着看我。我伸出手去挽留她,却猛地惊醒。

床前空无一人,那不过是和她相似的香水以及浓烈酒气制造出来的一小片回忆罢了。

四.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10129434947b4669fb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