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再美,美不过初见

悦看 作者:Nemo 1766浏览

6月9日的清晨,初夏的阳光慵懒而惬意地扫过这座叫作成都的城市。二环路的立交桥崭新而闲适地立在那里,还带着一排排蓝色栅栏以做随从,整座城市就这样被栅栏分作了几大块,伴随着走走停停走走又停停的堵车盛况。

于是公交车特别挤,背着书包在公车上有一种“快窒息了”的感觉,站在身边的姐姐用了很好闻的淡香水,但是还是闻的到那几个抱着篮球的男孩身上被阳光晒暖的汗味。就这样摇摇晃晃站在公车上,接受着四面八方扑面而来的轰炸。

到站的时候,抬眼见到公车站台上的罗志祥帅气地拿着百事可乐,蓝色的背景在夏天最是清冽,特别开心地对着罗志祥咧嘴一笑,然后蹦下了车。

然后看到你,站在公车站台旁边不远的地方,低着头看手机,被染成暖咖啡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有什么人在喊你,你转过头去,然后扬起了一支手臂打招呼,嘴角漫开了明快的笑容,酒窝浅浅地甜出了一个凹陷。

那笑容比我见过的所有笑容都要好看。

时光如果慢悠悠慢悠悠的转回08年,兴许能看见没留刘海没留大中分,梳着最简单的马尾还戴着发夹的我。小学的日子就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一场梦了,但是现在回忆起来有些片段却仍然新得发光。

那时的自己正无限开发着自己的潜能,在承认自己唱歌上的无能后,只得转学小主持人,每天对着绕口令平平仄仄地练,还有奇怪的发声练习和嘴部运动。

而你,坐在那个不大教室的最后一排,负责和你的小伙伴一起,在老师说的每几句话后面就接一句嘴,逗得全班包括老师都笑成一团。

因为在补习班同一个学校的着实不多,于是慢慢认识,渐渐知道你比我高一年级,知道你在3班,知道你喜欢踢足球,知道你篮球也打的很好,知道你和年轻的计算机老师称兄道弟……那时自己最大的秘密就是为什么周四下午执意要留校,因为校足球队是那天训练。

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缓缓地转,最多在楼梯口擦肩而过时浅浅的点头微笑,就如所有同学所见的那样,你只是我“认识的学长”,而我只是你“兴趣班的同学”。

但是08年的6月,你拉着一帮同学在小学操场踢了最后一场表演赛,给门卫叔叔送去了一大盒棒棒糖,给每一个你认识的学弟学妹托付了几句“好好照顾我的母校”之类的话,就再是没有见过了。

六年级的时候,我常常情不自禁地想,你在实外,现在应该也在上课吧,现在应该在午休吧,现在应该熄灯睡觉了吧。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初二,虽然我直到初二也不清楚实外的作息时间表。

但是这些也都只是想想,一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13岁的孩子忘记很多事,即使再怎么看郭敬明的小说,再怎么早熟,都不可能用一年的时间对一个不曾联系的人念念不忘,最多,不过在经过足球场的时候,给自己一个涩涩的笑容:足球队里没有你了啊。

小学生哪懂什么是想念,所以所有的这一切都像是一口咬下去就能酸到骨子里去的青苹果,是欲罢不能的水果香。

其实现在想来,我真要感谢爱学习的我和想让你爱学习的你爸爸,这样补习学校居然能成为我们再次见面的地点。

点头,打招呼,浅笑,擦肩而过。就像是预演过无数遍的戏码,分毫无差地进行着。

“诶,我一直没有你的电话号码。”就像是主演嫌戏份太少即兴加的台词,唐突而让周遭的人诧异不已。上课的铃声不合时宜地在响,我去右边的教室,而你的老师也在左边教室催促你快进去。“诶?在听吗?”你伸出五根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把手机递了过来,我能感觉到脸部温度的上升,没有伸手去接。“不给啊,那QQ号也行啊,喂喂是不是我认错人了?XXX?”

“啊?”名字总是能把人从遥远的梦境中拉回现实,我接过手机,一并把QQ号手机号都输了上去。

后来每每想起那个时候,总是深觉尴尬糗到不行,时间越长越懊悔自己的表现,甚至幻想当时很拽地拿过手机,输下911后还给他,再加上一句:“请叫我雷锋。”这才像是被问电话时应该有的表现。

后来和你在QQ上聊天,你突然问我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可能是因为有一个傻逼一天到晚都到处打听你的消息。”打下后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改成了“哦,那天你吃霸王餐被抓了我帮你结的账。”

电脑屏幕总是一个特别棒的东西,可以完美地掩饰脸红心跳,装作云淡风轻地和你贫嘴。

在回家的公交车上聊天,在逛街的时候回你短信,在演唱会的时候打你的电话。

然后呢?

然后呢?

故事就像是没有开始一样就结束了。

不知是谁先看掉谁的消息,还是谁先打定主意不再回复谁。

仍然会在见面时点头,打招呼,浅笑,再擦肩而过。但是再也不会有谁再把谁叫住了。

我总是会无数次回忆起这个虎头蛇尾的故事,然后翻以前的聊天记录一页一页地看;我总是在夏天回忆起那个少年,一遍遍绕着操场走路时重复着“你在做什么呢”的问题;我总是给最为要好的朋友说起那个“我喜欢的男孩子”,然后就没有了后文。

你就像是时间流淌之后明亮而被冲刷地白净的石子,总是割着心口的位置,却又细小到让人觉得“没什么好挂念的”。

现在再见到你时,仍然会脸红心跳,再装作不在意一般打招呼,但是直视你的眼睛时,却总能发现里面少了以前自己喜欢的那一点光亮。有什么东西变了,不是我。

你早已不再是我记忆中的你,而我仍然记得的是我喜欢的那个你,那个你有着温暖的酒窝和笑容,穿着白色的球服打门,会在我说“吃霸王餐帮你结账的时候”回复:“那么下次我们一起去吃霸王餐吧,不用你结账了。”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日志在讨论“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作者问了很多很多人,整理成了一篇日志。而最后一条,赫然地写了四个字“他发光啊!”。无论什么时候,就像是自带电池的灯泡,夜光的珠子,猫咪的眼睛一样——在发光啊。

没有什么好挂念的,只是时世更迭,我还记着与你的初见。又或许,过去的那个你,就是我的初见。

而没有什么,能美过在最为懵懂无知的岁月里遇见的你。

那个带着光亮,出现后又消失的你。

12644897953245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