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出去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回来也是

悦看 作者:名字里都有个狐 12576浏览

严格意义上来说,尹周是漂二代。尹周爹和尹周妈是苏州人,尹周爹年轻的时候响应国家号召,建设大西北,带着老婆顺势留在了新疆,熬了几十年,熬出了花白的头发和发福的肚子,熬成了新疆某城市某级干部,在单位有点实权,但权力不大。尹周父母就生了尹周一个孩子,尹周像大部分江南女孩一样,有着娇小的个子,白皙的脸庞。

尹周身份证上的住址是新疆,然而她的相貌和新疆人一点边都不沾,高考时也没有占到一点便宜,反而到苏州之后,因为新疆户口在办签证或者其他方面受到各种盘查。

尹周爹妈在新疆待了几十年,心心念念想回到苏州,言谈中把苏州描绘成真正的天堂,尹周听的多了,不知不觉中就对苏州充满了念想。

尹周大学在无锡读的,挺好一学校,毕业之后签了苏州的一个外企,外企不管吃住,尹周住在大伯家里。大伯家房子不大,小小的三居室,连尹周在内共住了五口人。尹周奶奶,大伯和大伯母,还有正在上大学的表弟。表弟虽在苏州读书,却不怎么回家,一般来说,一个月回来一趟,带一箱脏衣服回来,换一箱干净衣服走。尹周住表弟房间,衣服和日用品放在表弟的柜子里,表弟回来的那几天,尹周和奶奶睡。

尹周家条件挺好,也算是娇生惯养长大,小时候极挑食,好在生在中国,无论多挑剔的嘴,大学吃四年食堂基本都能调整过来。尹周大伯母煮饭糖放的多,尹周吃不习惯,却也不说什么,大不了少吃一点,权当减肥了。

若是住在自己家,上了一天班,回家饭吃不合适,可就得跟妈妈又撒娇又抱怨了。住在大伯家,虽然大伯两口子对尹周不错,但是做人须自觉,不能落人口实,只要不加班,尹周吃完饭会主动洗碗,久而久之,只要尹周在家吃饭,碗就理所当然是她的了。尹周也不多说什么,才毕业,工资不高,没有给大伯家交生活费,做点家务理所当然。

洗完碗,即使当天工作受了委屈,还是会笑盈盈的陪大伯母坐着看会儿电视,聊聊天。尹周对家长里短的国产电视剧极不耐烦,还是装出津津有味的样子跟大伯母讨论剧情,大伯母对尹周看了上个镜头,就能猜出下个镜头的本事很佩服,有时候会玩:“尹周猜猜下面发生什么?”这样的游戏。每当这个时候,尹周都会在心里默默吐槽:“所有的家庭生活片都是一个剧情,你抄我我抄你,这还用猜?”然而尹周从来不在面上露出来,还是兴致勃勃的陪伯母玩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游戏。

尹周有一个男朋友,是她爸爸下属的儿子,叫袁方。袁方这个名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女生,而实际上袁方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五,非常魁梧的男孩子。尹周的身高刚刚过一米五,体重不过八十斤,和袁方站在一起,极不相称。有一次,他俩去海边玩,在沙滩边拍了一张手拉手的背影图,尹周喜欢这张照片,把它设为电脑桌面,坐在尹周后面的同事李盒每次抬头看见这张照片,都会觉得怪异,感觉像是爸爸牵着女儿的小手。李盒自然不会把这种想法说给尹周听,只默默的放在心里。

袁方小时候很调皮,爱扯女孩子的马尾辫,他从来不扯尹周的,相反他非常爱护尹周,但凡有人欺负尹周,袁方都会帮忙,因为尹周的爸爸是袁方爸爸妈妈的直属上司,他们两家住在一栋家属楼。“要照顾尹周”这一点在很小很小的时候,袁方的父母就跟他耳提面命过。

袁方不好好念书,大学在新疆本地读的,一个很普通的专科学校。大学期间,尹周每周给袁方写一封信,有了电话之后,两天跟袁方打一个电话,渐渐的,他们变成了男女朋友。

尹周大学毕业,征询了父母的意见,把工作签到了苏州,她希望袁方跟她一起去苏州,以后留在苏州发展,袁方大学念的是体育,毕业后要么找个学校当体育老师,要么就只能另找工作。他和尹周同岁,因为念了专科学校,所以早一年毕业,他的工作是父母所在城市的某初中,就连这份工作都是学校看在袁方父母的面上签下来的。

虽然当体育老师还算清闲,但袁方不喜欢当孩子王,他听到尹周的召唤,就辞了学校的工作,来到了苏州。

袁方找的工作是副食品销售经理。所谓销售经理基本也就是业务员了,需要每天到各种超市推销,跑业务,签单子。袁方住在公司宿舍,像大部分小情侣一样,他们一周见两次,一起吃饭,然后把尹周送回大伯家。

袁方很希望两个人出来租间房子同居,年轻力壮精力充沛的小伙子,有女朋友不住在一起,那得多难受?尹周不同意,毕竟还没结婚呢!虽然现在社会已如斯开放,但一个好人家的姑娘,就算早已发生了些事情,但只要没有同居,多少还能掩盖些。父亲是老干部,思想古板,让他知道了,只怕得开骂了。让大伯一家知道也不好。

本来尹周是反对婚前同居的,但发生了一件事情,导致她提前从大伯家搬了出来,和袁方住在一起。

事情是这样的。尹周的表弟放暑假回家,住在家里。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尹周已经睡下,突然想起领导提醒,第二天有检查,所有人需穿正装上班,不得已爬起来敲表弟的房间门,拿放在表弟衣柜里的衣服。门被反锁着,尹周敲了半天,表弟才慌忙开门。夏天虽开着空调,但由于房间封闭,尹周还是闻见刺鼻的荷尔蒙的味道,表弟的脸色潮红,有些衣冠不整。尹周狐疑的环视一圈屋子,发现表弟的枕头下露出一截尹周的红色内衣带,想必是匆忙间没有塞好的缘故。尹周觉得很恶心也很尴尬,迅速翻出白衬衣和西装裤逃离了表弟屋子。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再跟表弟见面,多少有些尴尬。想着在大伯家住,虽然他们对自己挺好,但寄人篱下多少有些拘束,不如自己家自由,便找了个借口搬了出来。至于那个被表弟用过的红色内衣,搬出来的第一天就扔了出去。

不住大伯家,袁方自然是开心的。虽然尹周对外宣称自己一个人住,但袁方一到晚上就赖着不走,久而久之,两人便真的住在了一起。

大伯一直很纳闷,自问对尹周很好,结果她没住多久却主动搬了出来。打电话问尹周,自然是不肯说的。这种事怎么好启口?

尹周的父母不放心,专程请假到苏州看望尹周。虽然尹周把袁方的东西都收拾好藏了起来,但眼光如炬的父母还是一眼看出两人同居的真相。回家便张罗着给两个年轻人举办婚礼。

在中国,结婚总是要买房子的。尹周和袁方工作在苏州,两家人便商量着给他们在苏州买一套房子。这两年,苏州房价涨的很快,高新区的房价一年一个台阶,把大批年轻人挡在了门外。

尹周父母不忍心委屈了自己家姑娘,张罗着给孩子买一套大点的房子,无奈袁方家里钱不趁手,一套一百六十方的小复式,尹周家掏了大半还带个拐弯。为了避免小两口的日子太过于安逸而失去了奋斗之心,两家老人商量,按揭一部分,让小两口每个月还上一两千块。真可谓拳拳父母心啊!

房子是现房,买好装修好,两人在新疆办了婚礼,就住了进去。如果日子能一直这样过,也算和和美美。无奈结婚之后,激情过后,才不过一年,尹周就发现这个丈夫不堪大用。

尹周工作差不多两年了,职位稍微有些提升,薪水也涨了不少。袁方卖着副食,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年到头没什么业绩不说,动不动就逃班在家里打游戏,家务一点都不肯做。尹周忙了一天到家,袁方还等着她给做饭。吃完饭,袁方朝椅子上一坐,继续打游戏,尹周一个人洗碗拖地收拾屋子。一百六十方的房子,上下两层,打扫起来,通常得花掉几个小时,尹周叫袁方跟她一起做,袁方故意在旁边破坏,几次之后,尹周也不叫他了。有的时候,尹周上班实在累,不愿意做饭,那两个人就一起出去吃,花的基本都是尹周的钱,谁让袁方没业绩赚不来钱呢!

有时候尹周想想,觉得自己挺贱的。这个男人这么懒,这么不求上进,自己图他什么呢?尹周后悔没有把袁方看清楚就匆匆忙忙结了婚。尹周想,如果不是过早同居被发现,或许就不会这么快结婚了吧!

尹周想过离婚,可毕竟袁方没有犯过什么大错。男人懒点儿馋点儿不是什么大事儿,虽然在日积月累中,对生活品质影响还是挺大的,但这实在是没办法作为离婚的理由提到明面儿上来。关于离婚的想法,仅停留在尹周的脑海里,从来没跟人说过。她知道离婚于她来说隔着千山万水。双方的父母是老同事,又住在一个院子里,儿女一旦离婚,只怕会掀起轩然大波。父亲那么爱面子的人,这下子老脸就没地方放了。而且,这房子父母出了大半的钱,贷款基本自己一个人在还,却写了两个人的名字,财产分割也不太好分。

真的没有感情了吗?当然有,从小处到大,骨子里的感情深厚着呢!

尹周提都没提离婚的事情,想要一个人慢慢的消化它。

袁方辞职了,理由是主管没事总骂他。尹周可不相信主管会没事找事,不停的挑剔一个人。袁方总逃班,跑业务也不积极,产生不了业绩,换了任何一个主管,只怕都会不高兴。尹周什么都没说,只问袁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袁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从毕业起就没休息过,一直在上班,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看看。

袁方这一休息,就休息了大半年。尹周急了,虽然两家家庭条件不错,可离的太远,无法在细微之处伸把援手。苏州虽有大伯和姑姑,但因为她从小生长在新疆,感情其实很生分。而且,他们有自己的家庭,她也不好总去打扰。他们夫妻俩,跟所有漂泊在外的人没什么区别,都是那么的孤立无援,遇到事情只能自己扛,得靠自己的双手一点点建立美好的生活。袁方这么烂泥扶不上墙,整个家靠尹周一个人支撑,确实非常累。

双方父母知道袁方赋闲在家,虽然也催,但起不到什么作用。两地电话打的勤,真实的情况和感受尹周却不愿意跟远在新疆的父母说,说了只会让他们担心,反正也帮不上忙。于是每次电话,跟大部分漂泊在外的人一样,只报喜不报忧。

尹周催袁方赶紧出去找事做,催了几次见他没什么反应,反而整日整夜抱着游戏不放,发脾气了。吵了几次之后,袁方说,他不想再给人打工,想自己做点事情。

袁方所谓的自己做事情,就是开淘宝店。尹周表示强烈反对,却依然阻止不了袁方“创业”的心,袁方去温州进了很多鞋子,找了辆小卡车拉到苏州。堆满了其中一个空房间,信心满满的开始了淘宝店店主的生涯。

没有客户渠道,又不是什么名人,不懂得营销,开淘宝店,基本就是从亲朋好友身上下手。袁方的店,在双方父母以及父母的同事、袁方和尹周的大学好友通通买了一遍之后,基本就无人问津了。袁方砸了些钱刷信用,还砸了些钱把店铺刷到了淘宝首页,没卖出几双鞋子,就彻底的没有声音了。

前前后后了投入将近二十万,除了一屋子鞋以外,开张半年,什么都没赚到,袁方的创业生涯彻底失败。

创业失败,袁方心情很不好,在家里闲着没事,淘宝不继续打理了,打游戏没了心思,晚上尹周一回家就开始折腾她,不管她上班多辛苦。尹周抱怨几句,袁方说:“你是我老婆,满足我是你的义务。”尹周坚持用避孕套,袁方不愿意,袁方说:“年龄不小了,两边的老人一直催呢!抓紧时间要一个也好。”尹周再次发火:“钱呢?钱呢?开淘宝店亏了那么多,就靠我一个人的工资,养得起孩子吗?”

袁方不理她,尹周唠叨的多了,袁方就冷笑:“一天到晚钱钱钱,我看你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我是亏了点儿钱,那又怎样?如果当初不是你不停的打电话让我来苏州,我在新疆做我的体育老师,在新疆找个姑娘结个婚,爹妈还能帮帮忙,日子过的不知道有多好!”

尹周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袁方居然这样指责她,她默默的掉了一晚上眼泪,第二天请假把肚子里的孩子做掉了。

尹周怀孕的事情除了公司人事,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连爹妈和袁方都瞒着。尹周在家里休息了一段时间,她彻底的死了心,再跟父母打电话的时候,尹周表示了在苏州生活太困难,想回新疆的想法。尹周的父亲说:“我和你妈当年来新疆,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现在,你回到苏州,我们帮你在苏州买房子,也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孩子,我们马上就退休了,说不定就回苏州跟你一起住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尹周没说话,挂了电话蹲下来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她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就一门心思离开父母,一个人在苏州闯荡呢?她决定,无论怎样,哪怕拼着爹妈不理解,房子不要了,也要跟袁方离婚。只是她知道,从小长大的新疆,她是回不去了。她再也回不去了。

12644893644509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