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不羁

悦看 作者:唐大夫 11214浏览

李鸵鸟这两天因为孤独寂寞和家里的事情很不开心,要求我写一个有关他的传记让他的心情沉淀一下,顺便让姑娘们对他进行爱的抚慰。
可我觉得他的体重已经足够让他自我沉淀了。
所以我没打算把这个东西写成传记,我打算写成散文,毕竟他是我的基友,我得顺从他。
我一向觉得,散文的精髓就在于整个东西都是散的,就跟你吸了LSD以后散开了躺在沙发上一样的感觉,逮住什么写什么。
虽然这只是用来遮掩我傻逼一样的水平的一个幌子。

自我看了《追忆似水年华》以及《尤利西斯》以后,我就知道了意识流这个词。一切我解释不了、看不懂的、觉得炫酷的东西我都用意识流这三个字来概括——反正就是跟着意识走就行了。
显然李鸵鸟是一个意识流的汉子。
在我还在松江大学城混迹的时候,李鸵鸟告诉我他谈恋爱了,他的对象叫做路姑娘。由于我们一向把基友的对象叫做X姑娘,我压根不知道姑娘的名字。
这样的后果就是,在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大家互相X姑娘X姑娘的叫,特别像抗日电影中日军围坐下来大叫花姑娘,花姑娘。
李鸵鸟跟我说,路姑娘可好了,大家纷纷附和。
于是在我回西安的第三天,坐在那里玩电脑的我爸问我:
“哎儿子,这个李诚在建大学得什么专业啊?”
“禀大人,给排水。”
“咦,那岂不是跟你路伯伯的女儿一个班嘛。”
刹那间天黑了,我颤抖着回房给李鸵鸟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鸵鸟,日你妈,你把我发小睡了。
李鸵鸟赶紧否认,说少侠饶命,我没有,我是个纯洁善良的生物。

李鸵鸟的意识流在于,在过去的三年中,他只和我的发小,以及另外一个姑娘谈过恋爱。
但是他谈了四次。
两人,三年,四段。特别有一种小园香径独徘徊的感觉,小园是个女人,香径也是个女人,他一个人在这俩人之间徘徊。
更意识流的在于,每次他都很认真,很专一,很痛苦,很大彻大悟。
我觉得他的这种神奇的经历特别像傅红雪,认真练功,专一复仇,发现压根没自己事儿就很痛苦,最后大彻大悟。
但是我在尝试叫他李红雪的时候,发现这个名字好像会勾起他恋爱中的痛苦回忆,于是作罢。
高达一米七六的李鸵鸟在恋爱界就是巨人一样的存在,号称内线擎天柱。杀进女人堆里搅得那边翻江倒海,然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衣,腆着一张逼脸告诉我,哥don’t give a fuck。
所以每次我们在路上碰见特别好看的女的,我都会说,哎,鸵鸟,快去背打她!
无论是在西安还是在悉尼,业界良心李鸵鸟都有着牛逼的背身单打技巧。卡位要球,背身顶住胸部,一下一下的拱,勾手命中。
可实际上李鸵鸟每次失恋都得哭,可鸡巴厉害了,还是在跟我视频的时候哭。
你想一下俩大男人在视频,一头在哭,一头穿着背心短裤盘着腿比中指。
那感觉就像友情是一条河,结果我俩生生地站在了两岸。
一米九二和一米七六的男人坐同桌,你早该想得到这个结果。

我们二人的友情奠定于一次罚站过程中,由于我俩在计算机课上玩小游戏,于是被长得像小乌龟的计算机老师告状去了班主任那里。
机智的我俩准备去承认错误,说老师我错了。
但是我们班主任使出了这么多年来陕西师大附中唯一一个无法破解的招式:
“你没错,我错了。”
于是我俩在外面站了一下午,侃了一下午大山,一见如故。
然后高三开学的时候,本来坐在第一排特殊儿童照看座位的李鸵鸟,毅然去了最后一排和我坐在了一起。
有一次在生物课上,我们号称拖堂李天王的生物李老师语重心长的告诉我们,有一种东西,叫自然选择的结果。
我俩哦的一声恍然大悟。
然后又被训斥了。

李鸵鸟这一生段子很多。
比如说过有次我们在网吧等他,打电话时他在过马路,于是这马路一过就过了一天,其实是过到女朋友家里去了。
比如说有次鸵鸟妈给他发短信,他在下副本,让我朗读,我一看只有四个字,“在哪过夜”。
比如说李鸵鸟在我们微信群里发了一张自己脚上帮着石膏的照片,我们纳闷为何会如此,得知原来是在被口交的时候脚崴了。
所以我们现在微信群的名字叫做:过马路的时候脚崴了。
李鸵鸟也因此一跃成为我们口中的崴富帅,潇洒的屌炸天。
我一直觉得逢喝必多是另一种潇洒,潇洒的李鸵鸟显然也沾了这点。
我曾看着喝了俩tequila的李鸵鸟坐得直直的然后飞流直下三千尺。
我也曾经在打车和李鸵鸟去500米内酒店被索要20块的经历。
我问司机说你这他妈不是黑我吗500米20块,司机说你回头看看你伙计把我车弄成什么了。
回头一看李总半个身子在车窗外面,曰:呜哇,呜哇。
但李鸵鸟同志依旧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例如他敢早上五点半就和我去吃胡辣汤,例如他敢和我俩人在西安的ParkQin酒吧里一坐就是五天。
对一个汉子来说,这基本就够了。

李鸵鸟同志很注重于自己的外在形象,但是往往失败。
例如他的人人网头像,他觉得很屌,我们觉得这就是村支书蹲在村口吃面。
例如他去买了originalfake的衣服,然后OF今年就关门了。
他和我这一辈子都在互相拆台,互相坑钱,甚至一度到了意图早结婚让对方先亏一把红包的地步。
当然最终结果是我俩谁都没嫁出去。
李鸵鸟很羡慕我有女神可以惦记,因为他连女神都找不到,在意识流的过程中,他慢慢地被往事阉割了爱情能力。
当然性能力是另一回事。
我给李鸵鸟说,身为一个男人你得耐得住寂寞,你看我,成天与一帮男人厮混。心有女神,手有键盘,嘴有汉堡。
鸵鸟说这有什么用,女神看得上你吗。
我说我看的上女神就行了,你这个傻逼,这不重要。
我觉得对一个男人来说,心上有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坐这儿想她睡那里想她,屌丝就屌丝吧,这叫潇洒。
显然李鸵鸟同志听进去了这段话,但是没法实现。

李鸵鸟前几天干了一件让我很意外的事情,本来我打算骂他,但他告诉我他外公去世了,他在外地不在广州,我就放弃了。
我突然想到,原来人生老病死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情。例如1989年我们二人坠地祸害社会,17岁的时候一去不复返的和他坐了同桌,23岁的时候我俩同时发现在国外呆着会掉头发,然后未来某天大家会看到一个奇特的16CM身高差伴郎新郎组合,然后大家都结婚生小孩等死。
一辈子就这么短,无非找个基友和你一起喝酒吹牛逼,找个女人和你一起相爱。
共度余生这件事情,基友媳妇儿都得有。
我们都在羡慕梁山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都在神往陈庆之千军万马避白袍。以为潇洒就是午夜时分站在城门下大喊末将提敌首归来快将那城门开。
带着一身血腥刀疤。
所以潇洒的代价可能是你一个人的时候空虚寂寞冷,可能是你被往事阉割,可能是每次你回忆的时候身上伤口的隐隐作痛。人生终究就是这么个理,我们总在羡慕自己过不了的生活,无视自己在别人眼里无可匹敌的幸福。看到那夏初沿路百花盛开,看不到那秋末万物萧条。
行走世间不过两条腿,万物不过风花雪月。情事性事友事皆乃花事,都是风月中你一朵残花怒放而已,唯一的区别就是你能开多久。
显然李鸵鸟情事那朵花没开多久。
于是哥儿几个只能努力让他友事那朵花开久一点儿,性事我可就管不了了。
我总在写自己并不太珍重的人的时候下笔如有神,反倒在写自己人的时候磕磕绊绊。无非因为脑子里东西太多,聚在指尖不知道敲哪个键。
也无非因为,我总停留在七年前的那个夏天,那时西安还没这么湿热,那时冰峰还只要一块钱一瓶肉夹馍只要两块五一个,物理总是小滑块化学总是杂质数学最难得总是椭圆双曲线,英语从来就没可爱过。
忽然我醒来,这七年什么都变了,唯有李鸵鸟痛苦的潇洒一如既往地掷地有声。

20142253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