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我的朋友陈富贵

悦看 作者:唐大夫 11230浏览

陈富贵是我的朋友。当然他不叫陈富贵,我在这里叫他这个名字,只因为他家那只狗叫富贵。陈富贵的QQ好友分组只有四组,简洁明了显而易见开门见山大开大合,“可日,待日,已日,不日”。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吓得不轻。陈富贵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这么具有人类学意义的分组想必你是第一次见到。我看你身手不凡骨骼惊奇,我有一个考验:少侠,你觉得你在哪一组?
我想了想说,我觉得我在不日那个组里。
当时我特别怕陈富贵纵身一跃扯开他那件衬衫的所有扣子,大喊哈哈哈哈你错了接受我的惩罚吧,还好陈富贵只是默默点了点头,说,没有错。
于是我颤颤悠悠地点开了陈富贵那个“不日”的分组,发现果然我在此组,于是长呼一口气。接着我鼠标一滚,发现她老妈赫然在列。
我说陈富贵你这不是他妈正儿八经的坑爹吗,你就不能专门给你你亲戚朋友建个组啊。陈富贵说,那你说我把你俩放到这个组里不对吗?我想不出来任何反驳的理由,只得作罢。日后每当我给大家讲陈富贵的分组的时候,大家都纷纷竖起大拇指表示这真是对人类行为的最简洁归纳和总结。这个分类方法横行霸道数年,直到日后被李达奇同志横空出世的四段打分法所击败。
从这个分组就可以看出来,陈富贵是把妹界的大师,和我这种嘴炮战士高下立判。陈富贵长得特别妩媚,但是一身腱子肉可以直接把我这种抠脚大汉拎起来。彼时我还没见过女人脱衣服站我面前的样子,而陈富贵已经纵横沙场了几年。后来有天我觉得我可以向陈富贵请教一下,就算我不去把妹我也可以用来教我上大学的妹妹不要轻易被男人把走,于是我就去问了陈富贵。
陈富贵说,简单,你就把你自己想成一根黄瓜。
我说我不是说如何打炮,我说如何把妹。
陈富贵说,你把妹不要打炮吗。
我说卧槽我在问你如何把妹啊妹不把你跟谁打。陈富贵说谁跟你说不把妹就不能打,我说不能打当然是因为没把妹,陈富贵说你看我不把妹我也打。于是我俩开始了一场争论,并最终回到了他好友分组的哲学与人类行为学意义的层面上。

基本上陈富贵睡觉的对象都如花似玉。至少化了妆以后是这样,没化妆的样子我也没见过,我估计陈富贵也没见过。陈富贵指着他的QQ说你看着进了我可日分组的少女们日后基本都逃不过进我已日组的命运。
我竖起大拇指说陈老师真是机智懂得循序渐进从而一举歼灭。
陈富贵挺起了骄傲的小胸脯说,我高中数学学得可好了,所以我的逻辑顺序无懈可击。
陈富贵最厉害的一点是他可以说把就把,有天他说哎哟我最近喜欢胸大的,过了一个星期告诉我其实大胸也没什么感觉。我说你怎么知道,陈富贵说,捏了两天了。
后来有天我觉得凭借陈富贵这么说把就把的小钻风的风格,屹立于江湖之中没个诨号或者口号实在是一特别跌份儿的事情,于是吃饭的时候我思索了四十秒之后敲定了“impussibleisnothing”这个口号。陈富贵拍着桌子说这个厉害哟。我说就一个口号而已不能反映我的聪明智慧,既然这都是阿迪达斯了不如我们再把阿迪王的”I’mcoming”改为”I’mcumming”好了。陈富贵说去你大爷谁说你聪明智慧了。
我说那你说什么呢。
陈富贵说,我就爱用螺纹的,你看阿迪达斯这标志像不像个螺纹安全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整个餐馆都静了。但是我知道男同胞们都在纷纷点头做恍然大悟状。

我和陈富贵的相识颇为具有时代特色。有天我闲的蛋疼去某处篮球场围观,走到将近门口就突然见头发盖了半边脸的陈富贵骑着一个女式自行车迎面向我冲来。那半边脸瞪着一只眼睛惊恐的看着我接着往前骑,我盯着他径直往前走,于是在我们俩距离两米的地方陈富贵把车头一扭,咣当一声栽草丛里了。
后来有天陈富贵问我,你他妈当时怎么不躲啊。我说我不躲的话你肯定躲,这样我被撞的几率就是0。如果我躲你也躲,我们相撞的几率为百分之五十。陈富贵高呼,这难道就是概率吗。我说不,这是天意,我只是知道天意的数学表达式。
后来我经常想,要是晚几年,陈富贵就是开车来了,这样的话,想必我俩那一年的生命一定不会这么回味无穷。
陈富贵摔倒以后我说哥们儿没事吧,陈富贵瞪着我说,没事,球。我以为陈富贵说,没事个球,我说哥们儿哪儿伤了。陈富贵说没伤,球!我以为陈富贵说没伤个球,我说哥们儿让我看看你哪儿疼。陈富贵大喊,不疼!球!!我说哥们你怎么这么说话呢,陈富贵说,我日你妈啊我说的是球!!!球!!!!我顺着陈富贵的目光一看,他放在前框的的篮球已经一蹦一跳地滚进了一个污水沟里。
然后我俩就坐在马路牙子上扯淡了俩小时,由于实在一拍即合,彼此交换了电话号码。然后隔天我就见识到了陈富贵妹子的质量。
第二天饭局的时候陈富贵带来了一个妞,那是个美瞳刚刚兴起的年代,可那妞不带美瞳就已经让我觉得眼睛闪亮的和星星一样,腿比我胳膊还细,比钢管还直。
我问陈富贵,你为什么能找到这么好的妞,为什么。
陈富贵说因为我长得帅,因为我下面大。我说多大,陈富贵说,15CM。
我说停停停,我去你妈,15叫大?陈富贵说你这个肤浅的玩意儿,追求长度就如同你在哲学上只追求形而上学一样。我说你还知道个哲学?陈富贵说,我瞎扯的。

就这样我见证了陈富贵的无数个开头,以及无数个结尾。
有天我问陈富贵,你就不想好好找个女朋友么。
陈富贵说,一旦你像我一样,突然有天觉得谈恋爱这事儿都要思前想后,你就成我这德行了。
那时我以为陈富贵在跟我装逼,直到后来有天我突然体会到了失恋却毫无感觉的心情,那就像你练成了一个直接让你HP减为0的技能,却无法洗点。那时候你很盼望自己能有点悲伤的心情,但却悲伤不出了,最后却傻逼兮兮地因为自己居然不会悲伤而悲伤了。

就这样,那个年代里陈富贵潇洒地我自横刀向天笑了好一阵子,可后来还是在大海沟里翻了船,在尼罗河边湿了鞋。
本来陈富贵搭讪的本事就已经足够让我刮目相看,因为我觉得这世界上能以“咦美女你也喜欢吃鱼香肉丝啊”这种方式当开场白的人全世界不超过20个,所以当他轻而易举地拿到坐在我们不远处的一个看起来气质无敌的女人的号码的时候,我一点儿也没惊讶。
我问陈富贵说诶,这个的确比较正点你准备怎么办,要当媳妇么。陈富贵说那她得在已日组里拿号啊这个,比较,难办。我说哈哈哈哈哈你个怂逼,陈富贵说你看着吧我泥马绝对给你收服了。
然后陈富贵的牛逼之处于是就赤裸裸的展现在了我眼前。追女的千古真理一条,胆大心细不要脸,这个没有错。其中心细是必杀,胆大只是铺垫,而不要脸这条用不好你没准会被自焚。陈富贵的心细绝对是顶级的,那个没DOTA什么事儿的属于3C的年代里,他可以一边操控3个英雄3线操作一边还在指导我,相信我这跟APM关系不大,陈富贵只是用了个心细就可以精准的制导,从自己的指尖,双唇之间精确制导到一个女人的心里。我相信如果给陈富贵二斤废铁,他的心细可以让他一下午给你组装一把枪出来。
于是陈富贵为了证明自己,同时确实也是因为觉得那女的比较不错,开始进行接近。长得他妈好就是他妈的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原因是女的会对你建立开始时的好感,当然你不能给女的一种你纵横沙场的感觉,你也不能给她一种你他妈是冤大头的感觉。于是陈富贵苦心经营了一个痴情男子的形象,此形象如花似玉到我他妈想吐。
陈富贵的苦情痴情男装的真的是十分到位,一时间我以为陈富贵真的已经爱上了这个姑娘,陈富贵甚至申请了一个博客然后让我他妈的帮他装修了此博客一下午写上各种我和你之间横亘着一条永远无法逾越的伤痕之类的四十五度词语,陈富贵基本每日更新直播他的心路历程。说陈富贵牛逼就是在这里牛逼了,让我写这种东西能不能写出来先不说,必须要个好的环境。但是陈富贵是一边在吃炒面一边写的,这就行为来说就他妈很非常十分的不痴情。
然后我就出场了。
自古以来,兄弟这个东西少不了。大到上门砍人追债,小到出门带外卖,全得靠兄弟。我的出场彻底说明了狐朋狗友远大于红颜知己这个道理。我适时地透露给了陈嫂我们陈富贵的博客,于是陈嫂,沉(ku)底(cheng)沦(sha)陷(bi)了。
我至今为止没有丝毫愧疚感的原因是陈嫂和陈富贵在一起的日子里很开心。纵横沙场的陈富贵居然彻底重新做人。我依旧记得陈嫂在我和陈富贵拍着桌子扯淡的时候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是淡淡地笑,满眼柔情地看着双眼圆睁的陈富贵用一只手指把头发别到耳朵后面。陈嫂靠着陈富贵的肩膀,周身都弥漫着一个女人在恋爱里才有的温润的香气。
陈嫂是个大小姐,那时根本不缺人追,送来的花能装修她楼下的整个花坛。那个我觉得牛仔裤500都贵的要卖血的时候,陈嫂的围巾已经是Burberry了。可有次我在街上见到陈富贵和陈嫂,陈嫂问陈富贵撒娇要一个两块钱的气球,陈富贵掏钱买下,然后陈嫂手里牵着两块钱的气球,满脸都是满足。然后两个人拉着手,慢慢走出了我的视线。
不符合富贵性格的是,开始的那一个星期,富贵压根没碰陈嫂。

我想,这就是李达奇的四段打分法的最高境界,“想在一起,不日都行”。陈富贵从最低境界“日都不想”,到了“想日,但是不想好”,现在直接跳过了“想好,但是得日”,直接进化到了这个地步。
所以我觉得这就是耐情,我感同身受,虽然我知道陈富贵不可能因为这个妞一举就此从良,但是我本着一心向善的本质还是支持陈富贵接着就这么下去,毕竟我告诉过陈富贵如果蛋甩的过于猛烈你的蛋会不睾兴,然后没准你这辈子就完了。可是那时候我突然觉得陈富贵好像第一次用了上半身进行思考。

那段日子里陈富贵容光焕发,人们一般都很装逼的说诶呀是爱情滋润我的,但是你我彼此都知道这个爱情滋润是拿蛋白质和某液体进行浇灌。所以我对陈富贵的心里进行了一番剖析,拿捏了许久以后觉得这其实不是爱情的滋润,陈富贵的容光焕发只是因为他在体验他从没体验过的耐情,而陈嫂更容光焕发的原因很简单,女人在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永远都是这么容光焕发温柔如水,高低层次可见一斑。那时陈富贵虽然家有娇妻,但却保持雄风从来不缺席蛋逼聚会这一类的事情。美好的日子对人来说特别的短,所以我说什么是恋爱,恋爱就是我跟你在一起一天过得跟一秒一样快不跟你在一起一秒过的跟一年一样慢的感觉。我本以为陈富贵就此收手,然后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我操,赶紧泥马出来,好饿。
吃饭了,陈富贵埋头狂吃,吃完一碗再来一碗,我知道陈富贵肯定是失恋了,他一不爽就吃东西,曾经因为不爽狂吃干翻过能吃一整个全家外带桶的我,虽然结果是陈富贵因为心理不爽后来在床上胃部不爽躺了一星期。于是我一看我操老子不能落后,毕竟真的吃货的称号还是老子保持着,于是我就也埋头狂吃。吃着吃着我听对面不对劲有怪声,抬头一看陈富贵吃的泪流满面,我说我操你能不能伤心也不要伤心的这么有喜感好么,陈富贵说,无情的面无情的你。我忽而发现这地方是陈富贵跟陈嫂第一次碰见的饭店,陈富贵就这么有喜感的鼻涕眼泪一起流一边吃,若面条有感觉,我不知道是被陈富贵大牙嚼的面更疼,还是陈富贵的心更疼。
我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我说,富贵,失恋了吧。富贵说我操没有错,我说你他妈能不能咽下去再跟我说话差点儿喷老子脸上。我内心深处觉得我操不好,虽然我想不通那女的跟陈富贵爱的死去活来的这是哪儿他妈出了问题。陈富贵猛咬几口咽了下去说我操差点儿噎死我,然后说,她要出国。我这会儿很蛋定的坐在这里打字,是因为我一身轻。无数的感情全是因为出国这一件事儿给损的分崩离析残垣断壁上只剩眼泪跟着风飘,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感觉对于女人来说简直是用杀猪刀割心。陈富贵问我说,你觉得我俩能有谱儿么。在我认识陈富贵的日子里,我从没见过他如此正经,虽然是在一桌子没吃完的菜跟前。我说,是这,咱俩买单走人,找个别的地儿说吧,你正好缓缓。
陈富贵说好,你去结账吧,我在外面等你。
我说诶我操为啥是我,陈富贵说我这会儿心痛导致手软掏不出钱包,你去结。

后来我跟陈富贵找了个安静的地儿,陈富贵猛喝两杯说刚说哪儿了,我说我也忘了,陈富贵哭着说诶哟我操我也忘了,于是我俩坐了半晌没说话。期间不少小姑娘瞟着陈富贵,陈富贵反常地压根没理。然后陈富贵猛然说啊对我操我问你我俩有谱么,我说你妈逼啊我也想起来了就是这个问题!!!于是我俩对自己的聪明才智赞叹了一番,直到陈富贵突然哭的像从来没哭过一样。我说别让我踹你脸啊赶紧擦干净妈的,出个蛋啊她不会反抗么。
陈富贵说我不忍心让她反抗啊多听话一姑娘,我一精心说我操这逼是把陈富贵杀了的外星人在冒充陈富贵吧。我说你大爷啊,那你准备怎么办,陈富贵说诶,你就别管了。后来我才知道业界良心陈富贵究竟干了什么事情。

几个月后,收手不干的陈富贵终于给我提起了这件事情,他说,我把我以前是个什么德行都告诉她了。
我甚至能想象陈嫂当时心会有多破碎,就像你从十八楼扔下来一个玻璃杯一样,左心房右心室分崩离析,碎片还弹出去老远,在胸腔里激起一阵阵比被子里的哭声还闷的回响。
我说我操那你呢,陈富贵说老子他妈铁打的能哭么!我心想说也是这逼货色说分手话说了不下一百次了吧估计。
然后陈富贵又哭了,说然后她说她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其实我知道陈富贵绝对是缓不过来,如此感情就算你是跟条狗你也会放不下,然后我接着登上去陈富贵那个给陈嫂写的博客,我以为荒废了,结果发现陈富贵在陈嫂说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之后每天都写,每天都记,然后我就坐了俩小时硬看着陈富贵的心路历程看的说不出来话。如果我能放背景音乐,我一定放<失去你>。
但是那个博客的背景音乐却是<一生中最爱>。领先人类好多年的陈富贵,却独爱老歌。

两年后我在街上又碰见了陈嫂。陈嫂有了新的男朋友。没富贵帅,没富贵高,比富贵有钱。
前陈嫂问我,富贵还好么。
我说亲你好歹先问我好不好吧,富贵挺好,可他妈滋润了。
两秒钟以后我实在忍不住,嘴贱了,我说,算了,你也算跟我交情不错,我也不骗你了,富贵以前那博客你上去看看吧。
据说前陈嫂在当晚哭的呼天喊地,终于她又一次打电话给富贵。当时和我在一起打铁拳的富贵直接把电话给我说你跟她说吧,前陈嫂说我真的不是嫌弃你我只是想就只有我一个人拥有你,我开始说姐们儿咱算了他不可能回头的你过好自己的日子吧,你俩的路都在前面,真要有缘分还能在一起这种屁话,然后我眼见着陈富贵红着眼睛一脸泪水把我的Steve一个怒摔,然后他躺在地板上,久久没有起来。
我从来无意去说缘分这种问题,这样的故事我也不想牵扯上我自己。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首自己想忘但是死都忘不掉的歌。我以为没有人对一个人的思念可以坚持这么久,更何况是陈富贵这种老牌混蛋,但陈富贵这么多年来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击破我的各种以为,他真的做到了。
其实我一直在骂陈富贵,当时你就答应了她,会怎样啊。后来陈富贵说,他觉得前陈嫂有了男朋友,还是别答应了。我本来想问陈富贵你他妈怎么知道人家有男朋友了,然后我突然明白,原来陈富贵一直在那个让他栽了的女人身边,从未离开过。
陈富贵在人人在微博在FB上注册了一大堆不同的小号,只为了在她写了不开心的东西的时候,在下面留言安慰她。我说富贵,咱不能这样下去了,爹不能看你。富贵说,我活该。然后富贵看着窗外,说了一段我觉得虽然是他人生中最装逼,但是却是最能让我掉眼泪的一段话。
陈富贵说,我以为电影里那些“我不是好人,你去找个更好的吧”都是假的。但是两年多了,我从来忘不掉她。不是我要玩儿伟大让她走的潇洒,而是我根本没想好再次面对她的样子。我想不出来我要如何站在她面前,如何跟她开口说第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在过去的两年里她有没有已经忘了我是怎么抱她的,而习惯了另一个人的姿态。人生本来就不长,我已经没来得及和她好好相处,又怎么能再走进她的人生,再让她记得那压根没完的结尾。我觉得人生就是不断地遇见不断地遗忘,而我最遗憾的,是我甚至来不及,也不能向她好好地说句再见。
说罢,已经发了小财的陈富贵掏出厚厚的钱包结账,我瞅见他的钱包里,全是陈嫂躺在他怀里,幸福的闭着眼睛的照片。陈富贵说带我一程,车上放的还是那首<一生中最爱>。

如真如假
如可分身饰演自己
会将心中的温柔献出给你唯有的知已
如痴如醉还盼你懂珍惜自己
有天即使分离我都想你
我真的想你
如果痴痴的等某日终于可等到一生中最爱

20142252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