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硬派球迷

悦看 作者: 11415浏览

【文/唐大夫

我的朋友陈总十二岁的时候被他的球迷爹带着见证了曼联三连冠,从此以后就喜欢上了篮球。之所以第一自然段的转折这么奇特,是因为老牌科密陈总是个奇特的人。

举个例子,陈总有次跟我看NBA,瞅着外面四个空位,科比冲队友曰区区顶薪球员何足挂齿科某去去便回,于是一个人杀进低位,咣一声打铁。忽然间风云突变,陈总一跃而起,指着三分线外球员们大喊一声:补扣!我大惊失色,问陈总这如何补扣。

陈总说,用腰腹。我说那他妈也不能跳这么远扣啊我操。陈总说,你看他们都长得跟猩猩似的,你看过人猿泰山吗,人都一跳好几棵树呢。

我只好说陈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样补扣的话不太好算分,容易给人家数据统计员造成一定的困扰。

陈总翘起了两条美腿,撩了一下头发说我也觉得不太好算,那还是别勉强了吧。对,第二个奇特例子就是,陈总是个女的。

这个年代,女球迷一旦出现,基本就是被男球迷活捉然后供奉起来的路子。

尤其是陈总这种能侃的女球迷,尤其是陈总这种黑丝范儿的女球迷,尤其是陈总这种心上有篮球胸口也有篮球的女球迷。陈总有段时间特别爱找我说话,因为据她说,我是仅有的对她没有非分之想的男球友。

当时我义正言辞地否认,说我是觉得我身为一个科黑,这是我的信仰,与你共存尚且值得商榷,谈何交配?陈总大怒,晃着两颗篮球指着我说你必须共存,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不管。

我说好好好,共存共存,那交配呢?喜上眉梢的陈总说你夸夸科比我就考虑一下和你交配的事情,你要深情,要真挚,还要引经据典。我想了下说:“啪啪啪啪啪啪啪,鹰郡巨侠紫衫湿。”陈总说你讨厌死了你坏蛋而且一点儿都不押韵。

我说这原来本身就不押韵啊,那我重新说一个?“好”。“一花一世界,一球一科比。”“滚。”我说那我夸夸你?“好”。“一球一科比,两球一个你。”智商堪忧的陈总笑着说你才是冰激凌呢。

 

陈总喜欢科比的原因特别简单,因为她前男友喜欢。不幸的是,他前男友干事儿也有点儿像科比。

比方说出轨。陈总发现后伤心欲绝,俩月后终于忍不住找我哭诉,眼泪从鹅蛋脸上一直流到乳沟。

我说小陈没事儿咱不哭我介绍器大活儿好的高富帅给你好不好。

她婉拒了我,说非要跟我出去喝一顿,于是当晚非拉着我睡一张床的陈总哭了个地动山摇。

那晚我什么事儿都没干,一是因为科黑科密水火不容,二是因为就算想容,喝多了的她夹着腿嘴还不停地跟我说我想他,女人身上一共就这俩地方能让我干事儿,她还全巧妙地防御了起来。

陈总那天晚上跟我学会了硬派这个词。她让我给硬派下个定义。我说就是高难度死忠,打游戏你看一般那种打一下就死了的都是硬派游戏。陈总说那你看我算硬派吗。我说凭你这身段去演A片应该算硬派,日一下就死了。

然后当场发誓以后要变成硬派的陈总问我说,小唐啊你知道你为什么没女朋友吗。

我说因为我长得丑,不像科比鹰郡人似月皓腕凝碳黑。陈总说不,因为你不喜欢科比。我说嘿卧槽你知道为什么你分手吗,因为你喜欢科比,你的人生最后会变成一场群P。陈总睁着没摘美瞳的眼睛问我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硬派的科比敢一个干五个。然后她嗷一声吐我一身。

 

从那以后陈总就变成了一个硬派科密,连她男朋友的份儿都一起硬了,数据随便就能背出来,在张指导的带领下变成了一个动不动裁判草泥马你行你上啊的女人。

但是我觉得吧,越硬派,她越会想起来她和他的科密男友一起看球的日子,一起在电视前鼓掌大叫,一起在绝杀后拥抱,一起在满场MVP的声音中接吻的日子。

只因为每次一个好球,陈总转过脸想亲,却发现旁边经常是念叨着“哎哟我操还真进了”的我,然后脱下拖鞋砸向电视。陈总感叹,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一个好球我还无法和你击掌相庆。

我说不,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应该是你把科巨侠的球衣当情趣内衣穿,然后你汉子一下就软了。

硬派的陈总总爱和我念叨交易这件事,甚至已经跨界到了足球界。

有一阵子,只会分析胸罩该买多大的她执意要求切尔西用托雷斯换贝克汉姆。我说你怎么能这么换呢,足球没有这么换的,而且就算能换,你也不要用一个妞换我人生偶像。陈总说为什么不能换,都是人生赢家。

你看一个有钱有冠军长得帅,一个没怎么踢拿着钱就把冠军集齐了。

我说你怎么不用范冰冰换郭德纲呢,都是名角儿。陈总说,因为这俩都不够硬派,一切交易都只能给硬派。比如说只有乔丹才能单换科比。我说去你妈的你科巨侠有交易否决权岂能让你如此轻易地换了。

有次陈总心血来潮,非要去浦东机场接我回西安。于是智商奇特的陈总不出意外的当晚就把我拉去杭州玩儿了。

我俩在西湖那个外婆家排了两个小时的队,陈总感叹说这群人都是等着来上科比的吗。我说那你得数出来105个。陈总说你他妈能忘了黑科比这事儿吗。我说黑出了感情一时间放不下啊。

我一直想告诉她,其实我一点儿都不讨厌科比,我早在漫长的黑科时光中和科比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只有我们高端黑才能黑科比,低端黑敢来,我们就黑回去。

可我一直开不了口,因为这听起来挺像表白的,但我对陈总又没什么意思,所以这事儿最后不了了之。

吃完我俩去西湖遛弯儿,大晴天的晚上月亮照在湖面上,颇有情调的陈总拽着我说她喜欢上个男的,要跟那男的表白,而且还要用古诗词。

我说哎哟陈总你这是科密都要有文化了,来来来给我说哪一句古诗词。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我迟疑了一下,问一脸期待的陈总:小陈,这到底有没有枝?陈总傻了,问我你说什么呢。我说山有木兮木有枝,到底你麻痹有没有枝啊?

陈总硬派的拍着腿说我操山有木兮木有枝当然他妈有枝。我说不是你麻痹的木有枝吗!

硬派的陈总差点儿把我踹下湖里去。此后漫长的时光里,我和陈总一起观看了许多场湖人的比赛,虽然我大部分的视线都随着时间一起在陈总胸口汹涌的流逝了。

我曾建议陈总赶紧找个男朋友,别一天就跟我们这些汉子混迹,你看你虽然遇人不淑,但是科比这么铁命中率还有百分之四十六,你撒个网命中率肯定也不低。陈总说那你是说我要把你们男人灌醉了以后上了再好吗,犯规加罚,罚球命中率也高点儿。

我统一说你丫身为一个硬派球迷,确实不应该来些文雅的,就应该直接点。但我忘记陈总除了是个硬派球迷外,还是个女人。

前阵子陈总告诉我,她要嫁人了。我们喜闻乐见普天同庆奔走相告,庆祝老大难问题终于解决。

结果正当我准备发表一番感言的时候,她说,你给我说一句你喜欢我我就不嫁了。我花了小半个小时才明白,原来山里那个木到底有没有枝一点都不重要。

我说你个傻逼我才23岁我跟你玩儿这套干嘛,科黑和科密怎么互相结合。

硬派的陈总说你不是喜欢我吗?我胸大。我说你胸大我也不喜欢你啊,想逃婚直接说,你看你傻逼了吧,别闹了傻逼咱俩谁跟谁啊你跟我玩儿这套。然后笑嘻嘻的我就被拉黑了。

从没拉黑过人的陈总最终硬派了一次,和我站在了同一个篮球场上,却发现互为攻防双方。第四节最后5秒,陈总持球,一个回合定胜负。显然我在最后哨响时刻被陈总干脆利落的隔扣了。我以为这事儿已经完了,结果还吹了个2+1。

因为二十分钟后陈总给我打来电话,说你给我唱个歌吧,唱你最讨厌的乐队的你最喜欢的歌,就跟你讨厌科比但是还得给81分跪下一样。我说好。我给你唱个硬派点儿的歌,你体会一下。

“再也没有留恋的斜阳
再也没有倒映的月亮
再也没有醉人的暖风
转眼消散在云烟
那一天那一夜
没有察觉竟已走远
那一天那一夜
从我的故事里走远”

陈总问我,真他妈难听,这是什么歌。我说,西湖。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我突然想起科比81分的那一天,还在上高中的我以为字幕打错了;我又想起三节六十二分的时候,我以为达拉斯只有四个人在场上;我想起09年10年我们一边下着注一边看着科巨侠虽千人吾往矣。原来硬派的真正定义就是,不管你讨厌他还是喜欢他,你硬是和电视上论坛上的他缠斗了小十年,根本没离开过。

我那时便是如此心情。

我和陈总缠斗了好几年,却从没料到最后蹦出个这样的结果。我曾构思过陈总可能是活活贱死的,也可能是把电视砸了的时候电死的,但从没想到一代硬派球迷居然用如此方式在我的生活里退役,几天后,科比跟腱撕裂。

想到我表现的这么对不起我们这么多年的基情,我想打个电话过去安慰一下陈总,可我觉得,硬派的陈总一定不会为这些情啊爱啊伤啊痛啊的难受,毕竟硬派的人总要习惯人们在你的生活里来来往往,有人七进七出在你身上留下上百刀疤,有人一个回合把你斩于马下。就像这么多年和科比操蛋过的人不少,但现在留下来在场上的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而你依旧得站直了,接受MVP的高呼,纵使有时那听起来像是山海般呼啸的嘘声。

NBA Finals Game 7:  Boston Celtics v Los Angeles Lakers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