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 保存到桌面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上网 设【悦读汇】为首页 |

速度与爱情

悦看 作者: 11237浏览

【文/大夫唐】

前:因偶像丧生而语无伦次水准严重丧失不过我本来也就没什么水准。

09年的时候刚失恋,难过的像面对着被砍光的森林的松鼠。我在异国的电影院里和胡洋看完Fast and Furious,在他和周围的小情侣们大吼大叫中呆坐整场。
看完他给我说,你怎么这么呆滞,一点都不酷炫。要像我一样代入剧情,随风而舞,随心而动。
我说心情沉重实在舞动不起来。
他说你看里面那个光头多酷啊,那个寸头多帅啊,那可是我的偶像。你快舞动,我给你配乐,动词打次动词打次。
我无动于衷,说我无法舞动,我的心现在是一首忧伤的独立流行。
他说那你给我唱出来。
“谁的父亲——死了。”
爹妈离婚的胡洋脸色一变。
“谁的爱人——走了。”
想到自身的我脸色一变。
他说哎你还是别唱了何苦你我二人同归于尽,来来来上车我带你速度一下激情一下。
听到后半句我不由得捂了一下屁股。

上了车他一脚油门就到了底,一会儿就上了六档。
我说哥你慢点,别轰油门。
胡洋说你没看我在跟着音浪一起流动吗?跟着节奏轰油门才是正经事,你看刚那电影,那寸头小哥就是跟着背景音乐轰的。
我说那是后期配乐,小哥开的时候听不见。而且你这是什么基霸音乐啊,都09年了你还在车上播眉飞色舞你闹球呢?
他说我也不知道,我拿我楼上台湾人的碟,你取出来看看,我觉得台湾人给的应该挺高雅的吧。
我把盘退出来一看,上面五个大字——《舞曲大帝国》。
我万念俱灰,说咱俩别听歌了,你还是开车吧。
胡洋绿着脸点头如捣蒜。

我村有座山叫做cashmere, 翻译成中文就是喀什米尔,读起来颇有一种在山脚下就能开个新疆拉条子店的感觉。由于山路颇为炫酷,赛车少年们常在夜半聚拢于此体验速度的快感。
胡洋身为入门级车手,自然要带我到此处炫技,我一开始提出异议,胡洋说我告诉你,失恋了以后就该开车,速度一起来,你就什么都忘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
他说我15岁时候失恋就骑着自行车下大坡了一次,下去就什么事儿都忘了,缓了两天。
我随即表示了怕他开车太野我俩出事的担忧。
胡洋一脸不屑,说我的的技术你放心。你有没有听过刀郎的一首歌,叫《喀什米尔的胡洋》?那就是歌颂我的车技的。
我吊着脸说你开吧。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内胡洋都在熟练地过弯,那时我还不会开车,就觉得胡洋频繁地换挡很帅。
他说你看这路弯弯曲曲的,过起来可爽了。
我说这都弯成毛宁的取向了,过起来也不太容易吧。
胡洋说呵呵我过弯就像过清晨五点的马路一样容易。说罢一个甩尾停在一处平台上
我忽而想起我的前女友,我说俩刚在一起的时候就在这座山上的一个平台上看星星。
胡洋说你别闹了,这村里是个谈恋爱的都在这看过星星。后来呢?
“后来她劈了三条腿。”我说。
“那肯定是因为你长的难看。你看刚那电影里那寸头小哥,我偶像。你看他媳妇儿多好看啊,给我我就不下床了。”
我说那小哥确实挺帅的,但你也就是看看。
胡洋叹了口气,说哎,我的生命和速度与激情是同步的,我01年失恋骑自行车下坡,03年高中毕业又失恋了开始骑摩托车,后来来了这边,06年又他妈失恋了。反正速度与激情出一个我就失恋一次。
我说这个新的才出,你并没有失恋。
他说你我情同手足,你失恋了,可以传递给我。
在沉默中胡洋开车下山,默默驶上一条去海边的公路。我俩都不说话,只听得到引擎的声音。我盯着仪表盘上飙升的速度,他突然说你有没有感觉到肾上腺素在上升?
我由于加速度的原因感觉腹中有奇妙的感觉,咬着牙说有。
他说那就对了,没这么开过车的人都不懂,速度一上来,你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哪儿有爱情什么事儿啊还。

过了一年多,胡洋突然有天卖了车卖了家当就去了法国,说是去找一个女人,就此几乎音讯全无。
临走的时候在机场,胡洋说我把我多年的心法赐予你,一心情不爽,你就往快里开,就爽了。
我说那要是撞死了呢?
他说那就是爽死了。
我笑了笑,说你还有什么遗志我可以帮你?
胡洋说我村Paul Walker第一粉丝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我说你快滚吧你。
胡洋走后我惊奇地发现他的病好像真的遗传给了我,因为在速度与激情5快要上映的时候,我又给失恋了。
我琢磨了一下胡洋的遗言,下载了系列的一二四集重新观赏了好几遍,从此一举成为Paul Walker粉丝。
此后,一有空就看这个系列成了我的习惯,至今为止刷了能有小二十遍。
胡洋当年曾说过,“在搞崇拜偶像这种事情上,我从未失手过。”
虽然他喜欢屠洪刚,但这次至少在Paul Walker上没失手。

又过了几天,速度与激情5总算是出了。又失恋的我在电影院里一个人血脉贲张地看完,出来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接电话,来自赵老四。
我回过去,他说哎呀我操情路坎坷,出来喝酒。
我说为什么是我?
赵老四说我能想到的情路比我还坎坷的只有你了。我要找个一帆风顺的喝酒,越喝我越难受。
我突然邪念顿生,说蠢货,开车出来,我在电影院,请你看电影。
过了一会儿赵老四来了,我陪着他俩大男人又看了一遍。
看完后坐上车,我说你有什么感想?
他说啊那寸头真牛逼,我要当粉丝。
我说那行,你刚是不要喝酒呢,来来来上车,往海边开。
他说那水喝不成,咸。
我用胡洋的语气告诉他,说你懂个屁,开就行了,速度一上来,你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哪儿有爱情什么事儿啊还。
赵老四提出异议,说这没有科学依据。
我说那是因为你没试过。
于是将信将疑的赵老四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甩开一路风尘。

那时候我在给《看电影》写豆腐块,大概就是写写海外比国内先上映的电影,类似于抢先一类。我猛吹了速度与激情5一番,编辑不信,说这么吹不太好吧?
我说看完你就懂了。
过了一阵子,编辑拍着大腿给我说我操太他妈好看了Paul Walker太帅了。
我用胡洋的语气说呵呵,在搞崇拜偶像这种事情上,我从未失手过。
6上映的时候我即将毕业,我和安德鲁尼克罗伯特一起怒刷两次。罗伯特说为什么要看两次,我们是工科学生,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的。
我说因为我是Paul Walker粉丝。
罗伯特说我操你个基佬,你怎么能是他粉丝。
我说大概因为他陪了我这么几年了,我放不下啊。

时光一晃到了今天。
我看了看日历是十二月一号了,听着<My Decemeber>上着网,忽然就看见Paul Walker死了。
用Brian O’Conner的方式。
我都已经要习惯每两年看一集新的速度与激情了,我都已经习惯每两年看一次Brian带着老婆和光头耍帅了,我都已经习惯情路坎坷了,结果还没打完最后一发子弹还没用光最后一脚汽油的Brian O’Conner就死了。
荧幕里那个头发短胡子短的、一有空就抱着自己老婆的汉子还在,你怎么就给走了呢,你倒是站起来啊。
速度与激情6最好看的一张海报,就是Paul Walker靠着他的车背向镜头,上面一个大大的All Roads Lead to This,原来This is Death。
这么些年你都在前面一路绝尘,终于一脚加的太快,去了天堂。仿佛都能看到你回头,冲后面的我们说“你们真是太慢了”。
我给头像黑了好几年的胡洋发了条QQ消息,说Paul Walker死了。
胡洋居然回了,说我知道。
我说我操你还上线呢,我以为你死了。
他说我知道你会给我发来,我就机智的上了线。来,我授命你我村Paul Walker粉丝后援会会长职务正式卸任。
我说你那真爱呢?
他说和我结婚了。老子再也不用把车开那么快了。
“终于可以停车了。”我说。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说的究竟是胡洋,还是Brian O’Conner.

Film Title: Fast & Furious

p10392220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